圖片頻道 | 登 錄 | 注 冊引領都市女性時尚生活的專業女性門戶網站

搜索

  • 你的位置:主頁 > 情感 > 情感口述 > 詳細內容

    少婦講述與小自己9歲的少年的性經歷

    發布: 2019-03-22 |來源:薄荷女性網 |查看:


    少婦講述與小自己9歲的少年的性經歷今天是弟弟伊焰大學畢業的日子,父親、我和妹妹紫瓏一起在希爾頓飯店頂層為他慶祝。在臺灣,我們家在商界算是數一數二的。在家中,只有父親和我們兄妹三人。多年前,在我十五歲時,母親就因病去世了。母親去后,父親沒有再娶,專心于生意和養育我們三兄妹。我的名字伊飐,今年二十八歲。大學畢業后,我進入公司,在父親手下工作。父親在觀察了我這么多年后,說我實在不適合做一個大公司的掌舵者。我最適合的位子是做伊焰的助手,由伊焰掌管公司。他說我看事情很有遠見,可就是性格過于溫和,不適合爾虞我詐的商場。對于父親的決定,我沒有任何不滿。我太清楚自己絕對撐不起伊氏。父親說我溫和,其實不如說我是有些軟弱罷了,這樣的我怎能在商場里如魚得水?弟弟比我小五歲,妹妹比我小七歲。從他們懂事起,就開始以我的保護者自居,特別是伊焰,現在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了,還像小時候一樣處處維護我,真讓我有些哭笑不得。熟悉我家的人都說伊焰才應該是我們兄妹三人的老大。希爾頓是我常來的地方,很多人都認識我。在這里我也有幾個熟人,我向來人緣很好。“爸,你們先坐,我去趟洗手間。”我離開座位,向等侍者送上餐點的家人說。若是知道我會遇到什么事的話,我不會去的。這件事改變了我的一生。從洗手間出來,一股巨大的沖力撞得我站立不住,周圍沒有可以扶持的東西,我在一片驚呼聲中跌倒在地。好痛,手肘大概是撞破了。在與地面接觸的剎那,手肘傳來強烈的疼痛。“對不起,我太不小心了。你怎么樣?哪傷著了?”頭暈眼花中,我聽到清泉般明澈卻又冷冽的聲音,我抬頭看去。好……好漂亮。從來沒有想到有人可以美成這樣,恐怕連世間最美的女子也要比我眼前的少年遜上幾分呢。“沒事,我還好。”我忍著痛想站起來。他伸手要扶我,卻不知情地按上的我的手肘。“啊——”我忍不住痛得輕呼,眉心也皺了起來。“放手。”我天生對痛覺很敏感,盡管不想,還是叫了出來。他忙松開手,改扶住別的地方。地上不臟,衣服只拍拍浮塵就可以了,可是肘部卻不像衣服那么好處理。“走,到我房里去,我給你包扎一下。”他說。不知怎么,我就是不想跟隨他去,雖說只是處理一下傷口。他給我一種很奇怪的壓迫感,讓我有絲怯意。“不了,我回去上點藥就可以了。”他推辭道。“那可不行,你的傷是我不小心造成的。我一定得負責。”他很堅持,弄得我也沒法推辭,只好隨著他去了。他就住在希爾頓的總統套房里,不管從哪方面看都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。他看起只有十八歲左右。讓人不解的是,他表情始終冷冷的,寒氣一直從眼底透出。我隨他進了房間,他從一個柜子里拿出急救箱。

     

    “把上衣脫了。”他說。口氣很強硬,一聽就是平時習慣了命令別人。我依言脫下上衣,左手肘擦壞了好大一塊,血色已染紅了襯衫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一邊包扎一邊問道。“伊飐。”我說。咬牙忍著,好痛,藥接觸到傷口刺激著神經,真不是一般疼。看得出他的動作已是盡量溫柔,可還是痛。“好了。”他把繃帶打了個結,“回去后經常換藥,傷口不要沾水。很快就會愈合的。”“謝謝你。”他一愣,眼中明顯閃過笑意。“應該是我向你道歉才對,你怎么反而向我道謝來了?”“也對哦。”我覺得有些不好意思,忙起身告辭職。“我得走了,我的家人還在等我呢。再見。”他點點頭,把我送出門。“我叫方仲宇。記住我的名字,我們以后還會再見的。“不多日,有人來我家提親。“什么?!”我驚訝得無以復加。來人是向我提親的,是要我嫁給恒世集團的總裁。我簡直要暈了,我可是個男人啊,而且長相又沒有一絲一毫的女性化。“對不起,我不能答應。我不知道你們總裁為什么會做這樣的決定,而且我又沒見過他……”“您見過的。”來人打斷了我的話。“我見過?”我怎么不記得。恒世是一家跨國公司,在黑白兩道都有勢力,我怎么不記得自己見過恒世的總裁?“總裁說若您忘了,就提醒您。在不久前,總裁在希爾頓不小心撞到了您。希爾頓?我驚訝地問:“你們總裁……不會是方仲宇吧?”那個如天使般美麗的人。“不錯。”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。怪不得那時他說我們不久就會見面的,原來在那時他就已經有這個打算了。可是,我也歹也是個堂堂男子漢,怎么可能嫁給另一個男人為妻?“總裁說過幾天他會親自登門求婚,您只要在家中等候即可。”

     

    那人說完就走了。我心里亂成一團。我為什么要在那個時候去洗手間呢?如果我沒去,就不會有今天的一切發生。想起有關他的傳聞,我更覺大難臨頭。方仲宇是今年初才接任恒世總裁的位子,他的父親突發腦溢血不治身亡。聽說他素來很強硬,只要他決定的事絕無更改的余地。而且,他會為了達到目的用盡任何手段,絕不容許人違背他。照這樣說來,我不是無法改變成為他的妻子的命運嗎?我只覺前途一片黑暗。伊氏雖然在臺灣是商界的龍頭老大,可是無論如何也比不上恒世的啊。為什么?他為什么會看上我呢?“大哥,你放心出去避避風頭,我不會讓為強迫你做你不愿做的事的。”伊焰攬住我的肩頭,滿臉的惱怒。“不,我不能走。”我搖搖頭。“為什么?難道你想……”紫瓏焦急地問。“不是的,我怎么會……”我說不下去了,“我走了以后,我怕方仲宇不會放過你們的。”父親發話了,“飐,聽你弟弟的,出去躲躲。方仲宇要的是你,你不在他又能拿我們怎么樣?”“我……”“大哥,放心吧。我們不會有事的。”在家為的堅持下,我連夜收拾了簡單的行李,離開了臺灣。

     

    半月后,夏威夷。在夏威夷的海浪沙灘中,我漸漸放松了緊張的心情。依照伊焰的話,這半個月來我從來沒和家里聯系過,不知方仲宇有沒有對父親他們做什么。我住在一家中等規模的旅館里,沒有住高級的飯店。那樣太危險了。在外面逛了一天,回到旅館里叫了點東西吃。然后,我就回到了我在頂層的房間。今天夜的空氣里似乎浮動著讓人不安的氣息,然而疲倦的我以為那只是我的錯覺罷了。夜半。好難受。全身仿佛被什么壓得喘不過氣來。手也動不了,好像被什么綁住了似的。我艱難的張開眼。“啊……唔……”我驚叫出聲,又立刻被堵住。借著月光,我看清了壓在我身上的人。天啊,怎么會是他?不錯,正是方仲宇,他怎么會找到這里來。心跳得厲害,我好慌。雙手被綁在床頭,他到底想做什么?“放開我……不……唔……”我掙扎著,斷斷續續的連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。覆在我唇上的唇奪走了我說話的權利,我在他的強吻下幾乎無法呼吸。他的舌伸進來,糾纏著我的,我拼命躲卻怎么也逃不掉。嘴唇麻麻的,又帶著些許的刺痛,被反復吸吮著。我張開嘴呼吸,反而讓他侵入得更深。大腦因為缺氧而漸漸失去意識的時候,他放開了我,新鮮的空氣涌入肺部。我不住地喘息。“為什么……要……要對我……做這種事?”我喘息著說。他臉色微沉,抬起我的下巴。“你是我看中的人,居然敢逃走?”“我的男人啊,我怎么能嫁給你?”我已經逃走了,他為什么還要追來?我真的不愿意啊。“這可由不得你,我說的話絕不會改變。”我簡直欲哭無淚。“我會帶你去荷蘭結婚,這次你別想再逃走。”“不要,我不會和你結婚的。”他的眼危險地瞇了起來,我有些怕,卻不打算妥協。“這是你自找的。”他冷冷地說。我還沒反應過來,“嘶——”的一聲,睡衣的前襟已經被撕破。意識到他要做什么,我嚇壞了。“不要!住手!”

     

    我拼命扭動身體,可在雙手被綁住的前提下,我又能做什么呢?鼻子酸酸的,眼前的一切變得朦朧起來。他動作停了下來,伸手捧住我的臉。“哭什么?你早晚都是我的人,這輩子你別想離開我身邊。”“我才不要。”我哽咽著喊。“要不要由我說了算,”他拭去我的淚水,“不管你愿不愿意,今晚我一定要得到你。”“求求你……放過我吧……”抵在我身下的灼熱欲望讓我害怕極了,我顫抖著聲音求他。“別怕,身體放松。”他在我耳邊說著,然后吻住我。我感到他抵住我的穴口,然后慢慢壓進我的身體。“寶貝,放松,你不想痛吧。”我瑟縮了一下,聽話地放松身體。可是本來就沒有接受能力的地方怎么可能會不痛。我聽他嘆了口氣,然后輕咬著我的耳朵,說:“會有些痛,你忍忍,一會兒就不會痛了。”接著,我發出痛不欲生的嘶喊。伴隨著強烈的撞擊,他已完全進入了我的身體內部。身體如同被撕裂般痛楚不堪,我幾乎要昏過去。“出去……求求你……出去……好痛……”我再也忍不住地哭泣,淚水模糊了我的眼睛。“一會兒就不痛了,再忍忍,寶貝。”他不停地安慰我。可是痛的人又不是他,安慰又有什么用?“拜托……求求你……饒了我吧……”我哭著求他,真的好痛。他搖頭,抱著我。“不,我要你完全成為我的。”這一夜,他不顧我不停哭泣,一次次地占有我的身子,我暈了又醒,醒了又暈,他都不曾放過我。下身除了酸漲疼痛沒有任何其它感覺。他解開我的手,這時我已沒有力氣逃跑了。他把我翻過去,分開我的腿,一聲低吼又埋入我的身子。此時,我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,含著淚水任由他不停掠奪。許久……他再次在我體內釋放出灼熱的體液,然而他仍沒有停下去的意思。“饒……饒了我……我……好累……”實在撐不下去了,我真的不行了。

     

    “行,等我要夠了你。”體內的欲望又腫漲起來,酸漲的感覺從體內傳來,我的淚又流下來。感到他又一次的抽動,我閉上眼,淚水落在早已濕透的枕巾上。明亮的陽光把我從夢中喚醒,我張開眼酸澀的雙眼。全身酸痛無力,即使做做最簡單的動作也會牽動全身的肌肉帶來強烈的疼痛。入眼是陌生又奢華的房間。我一時竟想不起自己怎么了。身體好難受。門發出極輕微的聲音,被推了開來。在看到方仲宇的一剎那,我想起了一切。多希望那是一場夢,可身子的痛楚讓我連想逃避都不可能。在這一刻,淚意又開始涌上。“醒了?”他笑著向我走來。我不顧身體疼痛,拼命向后退去,我好怕他。大概是我的行動讓他不悅,他的臉色沉了下來。他來到床邊,一把把我拉到他懷里,摟著我,臉色這才好一些。“還痛嗎?”他撫摸著我的腰。我渾身僵硬靠在他懷里,點了下頭。若不是有他撐著我,我現在連坐著都不可能。“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?”我搖搖頭。“這里是荷蘭,我都安排好了,我們一個星期后結婚。”我低著頭,事已至此,我還能說什么。“我愛你,飐。”他吻著我說。我愣住了。“自從在希爾頓撞到你,我就決定要你。”“我……”我不知道該說什么好。“飐,我要你永遠留在我身邊,我不會放開你的。”就這樣,這個小我九歲、長得比女孩子還漂亮的美少年成了我的丈夫。婚后的生活很美好,他對我很好,很照顧我。他要我進入恒世工作,職務是他的貼身秘書。在我看來,這是他為了讓我一天24小時待在他視線之內所采取的手段。有時,我還在工作,他就不顧時間地點做出些讓我臉紅心跳的動作,真是受不了他。最讓我無法適應的就是他過剩的性欲,從第一次被他占有后,我身上紅紅紫紫的吻痕就沒有消失過。害我經常因為身體不適而請假。他總是問我有沒有愛上他,雖然我沒有正式回答他,但我想他早從我的眼神中得到了答案。我可不像他那可以天天把愛掛在嘴邊上,不過,我想總有一天,我會打破我的矜持,對他說一聲:“我愛你,仲宇。”

        如果您喜歡《少婦講述與小自己9歲的少年的性經歷》這篇文章,記得推薦給您的好友哦!
        本文網址:http://www.qufecg.live/qg/qgks/201903/ladys35243.html
        關鍵字:


    美容護膚

    流行服飾

    健康保健

    視覺焦點

    • 瘦腿的關鍵點在于什么?
      瘦腿的關鍵點在于什么?
    • 女性上班族坐出大肥臀,這
      女性上班族坐出大肥臀,這
    • 女生羨慕她美腿又纖細又修
      女生羨慕她美腿又纖細又修
    • 李多喜,腿精是怎么練成的
      李多喜,腿精是怎么練成的

    开心农场走势图